彩票pk计划-pk10计划群119dm_北京pk10计划软件靠谱_财富团队PK10在线计划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急征老公

急征老公

急征老公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4-04 17:35

评语:故事很好,情节新颖,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书名叫《急征老公》的小说,主角是席尔斯向千晴的小说是作者宋雨桐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急着想要把自己卖出去的向千晴,明明颇有几分姿色,可是相亲却屡战屡败,找不到金主愿意娶她。不料这个才见过两次面,每次见面都被她瞪、被她吼的男人,竟然开口对她说:我娶妳吧。」要娶她?还得看他是否符合她列出来的老公条件咧,毕竟她会急征老公,都是为了拯救濒临破产的公司……谁知这个名叫席尔斯的男人,不仅长相绝美霸气,而且身家数十亿,是国际最大私募基金的亚洲区总裁!正当向千晴想不透他为何会看上自己时,却意外发现,席尔斯似乎在暗地里搞破坏,明着帮她,要她信任他,实则打着并吞公司的主意……究竟,这个男人是她的敌人?还是爱人?

精彩章节

向千晴,豪宇地产开发公司创办人向豪宇的独生女,现年二十三岁,刚自纽约大学商学系毕业。今年八月父亲骤逝,九月豪宇企业惊传跳票危机,股价一落千丈,企业的资金缺口高达一千万美金,据传德国有一家财团打算私下并购豪宇企业,但是手握公司百分之二十五股权的向千晴却坚决不卖,说她一定会想办法解决这个资金缺口,保住父亲向豪宇一手创立的公司,让其他董事会的大股东束手无策......

「她想到的办法就是把自己嫁给一个老头子?」席尔斯轻哼,浓黑的眉不驯的挑起,继续翻阅手上关于向千晴和整个豪宇企业的调查报告。

「我还听说一个传闻,老板。」助理班鲁又推了一份资料到席尔斯面前。「这是关于豪宇企业其他几个大股东的资料,其中也包括向豪宇的亲弟弟向天朋。」

「这并不奇怪。」席尔斯头也没抬,很多企业在初始阶段都是家族企业,分一些股权在弟弟手上也很正常。

「传闻向天朋为了阻止姪女顺利嫁出去,在外头放了许多话,说向千晴是人造美女,全身上下都是假的,还说她的私生活很不检点,十四岁就跟男人上过床。据说她一直无法顺利把自己推销出去的原因就是这个,一些原本对这桩婚事很感兴趣的企业家都纷纷打退堂鼓,所以她应征老公的邀请函才会一再加印,连年过五十都快要可以当她爸的人都寄了。」班鲁一口气说完,抬眼偷觑了席尔斯一眼。

他实在不明白,席老板为何突然要他运用亚洲公司广大的人脉资源来查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不过就是台湾一家中型企业老板的女儿罢了。好吧,他承认这个女人很美,但美的女人多得是,光一天到晚围在老板身边的女人就有比她更有料的,老板又何必在这样的女人身上花心思?

若说是公事嘛,就更不可能了。先别提这间公司的规模根本入不了葛拉尔私募基金公司的眼,就算真入了眼、有利用价值,以这种小咖到不能再小咖的企业,也用不着老板费心去亲自操刀,交给他就行了,偏偏老板还很用力的看着那堆调查报告,连该公司的财务资料都不放过。

「班鲁。」

「是,老板。」

「去查一下那场车祸。」

嗄?车祸老板连人家的私事都要管啊?这真的太匪夷所思了!

班鲁皱眉,不太赞同的看着席尔斯。

他跟在席尔斯身边约莫有五年了吧?这五年来,他看过老板对事业的专注和处理公事的心狠手辣,也看过老板对大老板那种欲擒故纵的手段,更看过老板偶一决策失误的低调与压抑,却从没看见老板对别人的私事感兴趣过,更别提那些内部人员的恩怨情仇了,他理都不理。现在,却要他去调查那场车祸?

「有问题?」席尔斯抬起头来,冷冷地瞅着他。

「没有。」班鲁毕恭毕敬的回答。

啧,有鬼!这个班鲁什么时候在他面前乖成这样啦?

「有话就说。」席尔斯抽了一张纸丢到他面前。「以你全美最顶尖会计师的头衔,不会看不出来这家企业的财务报表有何异样吧?还是,你宝刀已老,老眼昏花,可以退休去了?」

班鲁脸部抽搐。「老板,我才四十五岁。」

「比起我,你整整老了十五岁。」席尔斯冷笑着提醒他。

班鲁把那张纸接过来看了一眼,很想假装事先没发现任何异样,可是又不想因此被突然炒鱿鱼;席尔斯平日对他出手甚为大方,也不会管他一些私人小事,两人这几年闯遍全亚洲虽然配合得天衣无缝,但以席尔斯做事的果断利落和公事公办的态度,他还是别心存侥幸,以为席尔斯会对他念旧情的好。

「我只是认为老板没必要为一个女人费心,毕竟,只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而且这个女人为了钱还公开征婚,很努力的在相亲过程中推销自己,在商界早已成为笑柄,而且假如外传的消息是真的,她全身上下都是假的,那老板不就亏大了?虽然这次你来台湾最大的目的是为了休假......我的意思是既然要休假,就好好的放大假,不要再管这些狗屁倒灶、乌烟瘴气的事......以上,是我的看法。」

「说完了?」

「是。」

席尔斯轻点了下头。「关于那个传闻,干脆由我来验明正身好了。」

啥?班鲁的眼皮跳了跳,嘴巴微张。

他刚刚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啦?怎么会让事情的结论变成这样?

「老板,你该不会是认真的吧?」班鲁看见席尔斯唇角勾起的笑,这次不只眼皮跳,连心都快要跳出喉咙了。

他真的有很不好的预感,太不好了,不好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你说呢?」他双手环胸,姿态优雅的坐在皮椅上,乐得看见这位长年拍档脸色苍白,活像是会马上晕过去的神情。

「难不成......老板打算娶那个女人?」这件事可是万万不可的!绝对不可!班鲁摇头再摇头。「玩玩就算了,老板,如果你认真了,大老板会抓狂的。你也知道那艾薇小姐爱你爱得发狂,你之所以还可以逍遥自在这么久,全都是因为你身边没有对象,如果你说你要结婚了,天会塌下来的!说到底,老板还是爱着艾薇小姐的吧?这个女人凭什么跟艾薇小姐相提并论啊?对不?老板?」

班鲁真是被吓坏了,才会语无伦次。

啧,又不是什么世界末日,这年轻小老头竟然紧张成这样?

席尔斯失笑的拿起外套,起身离开,边走边朝身后的人挥挥手--

「赶快把我的房子搞定,我饭店已经住腻了,明天见,班鲁。」

★★★

「岚苑」会馆的酒吧所调的酒,远近知名,听说还是第一次喝酒的人最应该来的地方,为什么呢?因为这样就可以保留最美好的喝酒回忆,然后成为爱上酒的人。

不同于「岚苑」的餐厅处处山景绿意,名画佐餐,「岚苑」的酒吧呈现雍容华贵的红色系,四处随意摆设的红色加大型贵妃沙发,还有随着微风轻送,跟着音乐轻款摇摆的红色纱幔,让人很容易不由自主的沈醉在这样慵懒浪漫的醉意里。

向千晴就是如此,整个人蜷缩在大大的柔软沙发里,手里抓着泛蓝的水晶杯,边喝边摇晃着杯中的液体,边喝边笑,和着眼角不时滑下的泪连同酒一并喝进嘴里。

她抬手不经意的抹去泪,幸好酒吧的灯光并不是太亮,除非有人一直盯着她看,否则应该不会发现她在偷哭吧?

她爱哭,是个事实,不过没有人知道,因为她通常都是躲起来偷偷地哭。

空气中,有浓浓的酒味,半开的窗外是黑色的星空,秋天的夜风凉得让她不自主的将自己的身体环得更紧。没想到秋天山里的风这么冷,连坐在室内都可以感受到浓浓的秋意。

手机响,她看见来电显示是爸爸生前那沈默寡言的秘书李俊恩,下意识的端坐好身子才接起--

「喂......」有点哭过的鼻音,不过她刻意掩饰。

「小姐,妳在哪里?」

「我......在家啊,听音乐......」她吸吸鼻子,觉得整张脸都有点冰凉凉的。「天气有点冷,我好像有点鼻塞......有事吗?李秘书?」

「环天企业的老板来电拒绝了小姐的邀请,还有华夏银行的三公子、流通事业的金老板,还有刚刚银行也有打电话过来给我,提醒我们延期偿付的票期快到了,问小姐准备好了没有。」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

「小姐。」

「什么?」

「妳还好吧?相亲的事......是不是进行得很不顺利?」

「放心,以我的姿色不会连找个人嫁都找不到的,我只是觉得有点奇怪,一千万美金对这些大企业老板来说应该不算大数目,为什么他们总会临阵退缩呢?李秘书,你说我漂不漂亮?」

「漂亮。」一板一眼的回答。

向千晴笑了。「如果是你,愿不愿意娶我啊?」

「......」对方静默着。摆明她提的问题是强人所难。

「知道了,我是开玩笑的,李秘书。」

「小姐,早点回家吧,如果真的办不到,老板他不会怪妳的,也许二老板引进外资的计划可以解救公司,妳又何必一肩扛起这个担子?一千万美金不是小数目,这年头愿意商业联姻的家族也越来越少--」

「知道了,李秘书,我懂你的意思。」向千晴淡淡地打断他的话,开玩笑道:「你在我家门外吗?竟然知道我不在家你这么担心我啊?」

「小姐......」他的确在她家门外。今天她在外头相亲,有些文件本来想亲自拿给她签署,没想到却扑了个空。

「好了,不闹你,我没事,只是和朋友出来吃个饭、喝点小酒,朋友会送我回去的,放心吧,我挂喽。」说完,不等李俊恩回话便把手机切断了。

伸手招来侍者,又点了一杯店里的招牌调酒「午夜梦回」。

今晚,她想大醉一场......

在台湾,她哪来的朋友?国中就被送出国唸书,要说有朋友也都在国外,因此,喝酒只能一个人喝,哭也只能一个人哭。

好吧,就算真有朋友好了,谁愿意在这个当下多管闲事?一千万美金耶,这个数字对一个大财团可能不算什么,但对豪宇企业这间中型企业来说,却是个致命的缺口。

如果不是这样,她又怎会轻易的拿自己的婚姻来交换呢?事态紧急,时间急迫,虽然这是下下之策,却是她目前想到最好的办法,只是没想到竟然会困难重重,害她对自己的姿色越来越感到没信心了。

这阵子,她表现得不够好吗?虽然她骨子里其实爱玩好动,最爱的穿着是牛仔裤加平底鞋,最喜欢做的事情是跷着二郎腿,待在家里边吃零食边看DVD,大笑、大哭和大声尖叫。

但她为了当好向家千金这个角色,这阵子在公共场合可是十足十展现了名门千金的淑女风范。为了把自己顺利推销出去,她甚至学着如何风情万种的对男人笑......

可是没用!竟然没用!没有男人愿意娶她!连前几天那个半路杀出来的大帅哥都只想着要包养她,想跟她上床......真是见鬼的呕人!

那个吻......该死的那个吻......那是她的初吻耶!却莫名其妙的让一个自以为是的霸道男人给夺去了!

向千晴甩甩头,不想让那个男人的身影还有那个男人吻着她的感觉,占据她的脑海。

只不过是一个陌路人罢了,她不能再想到他!虽然那个吻让人眷恋得根本忘不掉,那个男人坏坏的笑容也让人忘不掉......

可是,一定要忘掉!非忘掉不可!

向千晴咬牙,有点粗鲁的扯扯一坐下便露出她大部分大腿的短洋装,暗自踢掉细细的高跟鞋,让痛了一整天的脚丫子得以舒适解放。

侍者送来她要的酒,她抬头给他一笑,温柔的说了声谢,然后仰头把那杯酒像开水一样咕噜咕噜的灌进嘴里。

好喝,好喝极了,她边喝边赞叹着这间酒吧调的酒,果真是天下无双呵。

手一扬,摇摇空了的酒杯,向千晴又要唤人,纤细的手腕却被人给轻轻的握住,然后她手上的酒杯不见了,迎面袭来一阵淡淡的古龙水味。

好闻,太好闻了,却近得让她失措。

向千晴抬眸,因为那个抓住她手的男人好高大,她得仰起脖子瞧。皱眉,因为自己的私人空间被打扰而不悦。

正想开口赶人,眼前那高大的身形一晃,她身旁的沙发陡地陷了下去,她,蓦然对上一双带着嘲弄的黑眸。

「你......」是那天那个未经她允许便吻了她的臭男人!该死!他为什么又出现了?又为什么再来骚扰她?难道她向千晴看起来完全不象是名门淑女,而象是会随便跟男人上床的女人吗?

「我叫席尔斯。」他接口。

「我对你的名字没兴趣。」向千晴伸手要抢他手上的酒杯。「把杯子还给我!然后滚开!」

「妳很讨厌我?」他长手一扬,把杯子移得更远,除非她大半个身子越过他的胸前才可能拿得到。

她瞪他,没有笨得为了抢一个杯子就投怀送抱。

他笑,神情带点淡淡的遗憾。

「我讨厌你。」管他笑得有多迷人,他的行为举止就是很讨厌。

席尔斯不以为意的勾唇,目光灼灼的盯住她已被酒意染得晕红迷人的双颊。「妳是第一个说讨厌我的女人。」

「那又怎么样?」他那放肆的目光让她有点承受不住,慌乱的别开眼去。如果不是这个男人坐在外侧挡住她的出入口,她可能会选择更直接的方式--走人。

下意识的,第六感告诉她不可以跟这个男人有牵扯,否则,她将有可能会万劫不复。

「很新鲜也很有趣。」他的嗓音带着一抹兴味。

看这个女人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就知道她骨子里一点都不像她表现出来的成熟世故,在男女情事上是十足十的生手......这一点,竟奇异得让他心情大好。

「看来你的生活一定很无趣。」才会因为这一点小事觉得有趣!

席尔斯一愣,沈思后点点头。「是有点乏味。」

只有追逐金钱数字的日子,刚开始或许真的可以让人血脉偾张,意气风发,日子一久,就真的激不起心头上的一丝浪花了。

他竟然承认了?

向千晴诡异的偷觑了这个男人一眼,却刚好被他始终落在她身上的目光给捕捉到,吓得她胸口那颗心差点跳出来。

她猛地站起身。「那个......你想坐这个位置就让你坐,我要回家了。」

修长的长腿却横在前头,根本没有移开的意思。

「喂,你没听到我的话吗?」

「我叫席尔斯。」

「我说过我对你的名字没兴趣!」

「那人呢?」他挑衅的望住她。

什么跟什么?他以为自己帅到全世界的女人一看见他,全都会巴上去不想下来吗?自大狂妄又讨人厌的家伙!

向千晴瞪着他,气得胸前起伏不定,却还是尽可能压低嗓音。「我对你的人一样没兴趣!请让开!你再这样,我要叫人了。」

「叫人来把妳未来的老公带走吗?这不是很可笑?」话,就这样脱口而出,竟然一点都不困难。

「什么?」她愣住了,脑子乱哄哄的。

长手一伸,席尔斯把她拉回位子上坐好--

「我娶妳。」他正视着她愕然的眼眸,认真的把话说清楚。

或许,他一直想要这个女人,从一开始见到她、突然失控吻了她的那一秒开始,他就想要了......不过,这个想要是身体想要还是心理想要?他不是很清楚。

只知道想要,就决心要了!

他不想也不愿,自己对任何一个女人动了心,然后影响到他的生活和他的工作,向千晴已经是个例外,让他在那一吻之后便无法断念,也因此,他必须想办法让她不会再影响他,而把她放在身边是目前唯一的办法。

既然她这么急着要嫁人,他也没时间慢慢厘清自己的心思,那就娶她吧!只不过是给她一个婚姻而已,对他而言,相信日子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何况,结婚也可以离婚。

如果必要的话,这没什么不可以。

「什么?」向千晴这一次脑子不只乱,还打了结。

「妳不是急着应征老公吗?现在有人说要娶妳了,妳应该乐得马上扑上来才对,怎么像个傻瓜似的?」她是吓傻了?还是乐呆了?嫣红小嘴一张一合著,却没见她吐出半个字来。

「你说,你要娶我?」这大概是这几天来听见最令人震惊的事了,就在她以为全世界的男人都不愿意娶她的时候,这个高大俊挺又迷人出众的男人竟然说他要娶她

向千晴感动得想哭又想笑,可是不行,因为现在根本就不是感动的时候。

「你为什么想娶我?」她劈头就问,没有被感动昏了头。

「妳上次不是说了,要跟妳上床就一定要先娶妳?」

向千晴瞪大漂亮的眼,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你、你就为了这个理由娶我?」

虽说她从来不曾期望世上的男人有多么的高风亮节,但这个男人未免也把这个理由说得太理直气壮了吧?

「不够吗?难道妳以为妳这次的公开征婚,可以找到一个因为爱妳而娶妳的男人?」若是,未免天真过了头。

她皱眉。「当然不是。」但也没想过会有一个男人这么诚实的对她说--他想娶她是为了可以跟她上床。

「那不就对了,我答应娶妳不过是各取所需,妳又何必问太多?」

各取所需?他知道她需要什么吗?

不对!他怎么知道她是公开征婚?就算上次他听到她跟那方董的对谈,也不会知道她公开征婚的事啊......除非他已经知道她是谁,现在所面临的又是什么样的困境。

「你调查我?」

「妳亲口对我说出的名字:向千晴,要查很容易,不是吗?而且最近妳在商界很有名,每个人见面都会谈到妳,想不知道妳的事真的很难。」他轻描淡写的带过,说的也确是事实。

向千晴睇着他良久,深呼吸一口气。「我对你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印象,所以我想你也不会是我列出来台湾前百大企业的人选之一。很抱歉,我想我没办法嫁给你。」

席尔斯挑挑眉。「这么快就拒绝我,不怕后悔?」

「我只是没时间可以浪费,就算你可以出得起一千万美金,也不代表你有能力可以稳住我父亲打下的江山。容我说明白一点好了,除了聘金一千万美金之外,我向千晴要嫁的男人必须要有绝对的影响力,虽然对方不必插手管我公司的事,但他的身分地位及财势,必须足以左右董事会把公司卖出去的决议,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我牺牲我的婚姻就一点都不值得......这样说,够清楚了吗?」

「再清楚不过了。」意思就是--她觉得他不够格就是了。

席尔斯莞尔,没想到自己头一次说要娶一个女人,竟然还会被拒绝如果这事传到老大那里,铁定会被他笑到死。

「向千晴。」他轻唤着她的名。

闻声,向千晴抬眸瞅着这个绝美霸气的男人。

如果可以,她也希望自己可以挑到像他这样挺拔出众的男人当老公啊,可是......帅气迷人又不能当饭吃,以她现在的情况,根本没有追求爱情的权利。

爱情......她怎么会想到这两个字呢?

该死的!向千晴红了脸,头低了下去,就怕不小心泄漏了自己对这个男人的胡思乱想。

「我们明天下午签约吧。」

向千晴愕然抬眸。「什么?」他是不是根本没听懂她的话?她已经明示得够清楚了吧?他怎么还会......

「下午两点妳到会馆来,306号房,记住,跟我签定结婚契约一事暂时要保密,否则契约无效。」

闻言,向千晴不解的看着他。「你凭什么以为我一定会来?」

「因为我是席尔斯。」他笑,长手勾过她的颈项,头一低,密密的吻上那两片他思念甚深的唇......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短篇 短篇美文 短篇言情 现代短篇言情
短篇
短篇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短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短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短篇美文
短篇美文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短篇美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短篇美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短篇言情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短篇言情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现代短篇言情
现代短篇言情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现代短篇言情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现代短篇言情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联系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