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pk计划-pk10计划群119dm_北京pk10计划软件靠谱_财富团队PK10在线计划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妃常美好《下》

江苏快三计划软件app

妃常美好《下》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4-04 17:17

评语: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写的太好了,很喜欢作者写文的这种调调,给力给力,强力推荐!

肃王赵晴小说是由梅贝儿创作的短篇经典《妃常美好《下》》,彩票pk计划-pk10计划群119dm_北京pk10计划软件靠谱_财富团队PK10在线计划小说提供肃王赵晴小说章节阅读。妃常美好《下》精选:两人来到正房前,请在外头看守的婢女进去跟王妃通报一声,说她们有事求见。.........

精彩章节

接下来的日子,元镇几乎天天让王小冬去把沈筠筠请到前寝宫来,一面喝酒,一面听她弹奏古筝,整座王府从上到下都在偷偷下注,赌这位沈姑娘何时入主东、西三所,正式成为肃王的妾室。

而赵晴除了把大部分的心思放在儿子身上,其余时间则用来陪伴赵家母子,既然对赵家的事不了解,只好少说话,由对方来开口,这同时也在考验着她的反应能力,希望不要露出马脚。

这天,她在后寝宫准备了几道酒菜,请来赵家母子,美其名是闲话家常,其实是要打听对方真正的目的,否则连觉都睡不好。

「……听说肃王已经好几天不曾到妳这儿来了?」赵宜人悄声地问。

她笑叹一声。「我总算是轻松多了,不用再费力去讨好他。」她从来没想过有当演员的一天,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妳就再忍耐一下……」赵宜人拉过女儿的手,轻拍着她的手背。「如今沈姑娘已经成功地把他迷得团团转,最多三个月,德妃娘娘的计划就可以开始进行,这段日子就先委屈妳了。」

「娘,德妃娘娘到底有什么计划?」她再次追问。

赵邦开门看了下外头,确定都没人才踅回来。「这事可别让妳身边的婢女知道了,她们虽伺候着妳,但再怎么说也是肃王府里的人。」

「那是当然了。」赵晴心跳加快。

他喝了口酒,这才把这趟前来的目的告诉眼前的妹妹。「德妃娘娘的计划就是让沈姑娘想办法煽动肃王造反。」

赵晴着实大吃一惊。「造反?!」

「嘘!」赵宜人示意女儿别大声嚷嚷。

她这才捂住唇,开口嗔怨。「娘,造反可是死罪一条,就算保住性命,千岁也会被贬为庶民,到了那时,我该怎么办?」

「傻丫头,娘怎么可能丢下妳不管呢?」赵宜人笑骂一声。「说是造反,也不是真的要肃王起兵篡位,要知道若无宣诏,藩王不得擅自回京,只要沈姑娘故意说些事来刺激他,让他怒极攻心,不顾一切地奔回京城,就等于是意图造反了,皇上绝不会容忍……」

「呃……我明白了。」其实赵晴还是不大懂。

德妃娘娘希望六皇子当上皇帝是无可厚非,可这又关肃王什么事?这些人为何非要把他牵扯进去不可?她真的想不通。

赵邦哼笑一声。「要知道肃王可是『灾星降世』,他出生那一天,京城淹大水,满周岁时,正好又地牛翻身,五岁那一年,更是瘟疫横行,要是他回到京城,肯定又会引起更大的灾祸。」

闻言,赵晴不由得抡紧放在大腿上的双手,否则她真会忍不住对赵家母子大吼——那些灾祸是大自然的变化,和肃王无关,不要再以讹传讹了!

「不管会引起什么样的灾祸,百姓都会把一切全怪罪在皇上和朝廷头上,到时京城必定大乱,若皇上又『正巧』驾崩……」

接着,赵邦饱含恶意地笑了笑。「这件事自然有德妃娘娘去操心,到时把责任全推到肃王身上,是他这个『灾星』害死皇上的,相信所有的人都会信以为真,到时宫里只剩下年幼的皇子以及皇后和嫔妃,国不能一日无君,那时封地距离京城最近的六皇子『正巧』赶来收拾残局,一举除掉肃王,为百姓除害,加上文武百官推波助澜,自然就会拥立他来继任皇位。」

赵晴惊讶自己居然还能笑得出来,可若不笑就难以取信于他们。「肃王死了倒好,但我呢?我可不想跟着陪葬。」

「德妃娘娘已经答应过咱们,等到新皇帝继位,定会保妳一命,看是要改嫁或者进后宫都行,还会赏妳爹一个三品官、赏妳大哥一个五品官来做做。」赵宜人笑到合不拢嘴。「以后娘在赵家可有面子了。」

她真的快笑不出来了。「不愧是德妃娘娘,居然想得出这种借刀杀人的法子。」这些人真的太可恶了!

赵宜人再三叮嘱。「妳可一定要保密。」

「娘,我怎么可能会做出那么笨的事。」赵晴依照婢女教的,学着另一个「赵晴」的口气回道。

「没那么笨就好。」赵宜人轻戳了下女儿的额头。

赵邦拿起筷子。「只顾着说话,菜都凉了,娘快吃吧。」

「好。」她看了下桌上的菜色,疑惑地问着赵晴。「妳不是不爱吃辣吗?」

糟糕!赵晴心头一惊,忘了吩咐典膳所重新调整口味,幸好她急中生智。「因为千岁无肉不欢,又嗜吃辣,为了迎合他的口味,我只好学着吃了,娘若是不爱,我让人重新弄一桌过来。」

赵宜人摇了摇头。「算了,不用了。」

「娘多吃一点!」赵晴贴心地替她挟菜。

用过膳,赵家母子返回廊房歇息了。

赵晴回到方才坐的座椅上,心中的怒气不断攀升,最后气到眼泪直掉,她绝不会让德妃娘娘和赵家的人得逞。

谁也别想陷害她的丈夫!

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庭,不让任何人破坏,她什么事都愿意做。

不知肃王那边进展如何?

当赵晴在这一头烦恼,前寝宫那一头再度响起婉转低沈的琴音。

元镇高大的身躯斜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皮,彷佛陶醉在丝丝入扣的音律之中,听过一曲又一曲,不忘再喝杯小酒,煞是享受。

弹完了〈锦上花〉,沈筠筠娇弱无力地起身,又帮元镇倒了杯酒。「千岁喜欢听筠筠弹古筝吗?」

「当然喜欢……」他微瞇着凤目。「这让本藩忍不住想起母妃,以及她总是弹着古筝的身影,可惜本藩八岁那一年前来关中府就藩后,就不曾再听过了。」

她一脸怜惜。「八岁?千岁还那么小就离开京城了?」

「妳没听说过吗?本藩可是『灾星』,要是不驱逐出京,恐怕会为京城带来更大的灾祸。」元镇讽笑。

沈筠筠眼圈泛红。「千岁当时还那么小,真是太可怜了。」

他将沈筠筠拉到身边的椅子上坐着。「本藩可是人见人怕,妳当真不怕?」

「筠筠不怕。」为了报答德妃娘娘的救命之恩,她一定要完成交托的任务,只是都已经过了好几天,肃王始终没有让她侍寝,这让她有些不安。

元镇捏着她的下巴。「那么妳能否体会,每当本藩听到古筝的琴音,就想到母妃不肯和本藩说话,也不肯看本藩一眼,只是低头弹奏古筝那份又爱又恨的心情?」

「千岁……」沈筠筠倏地被他冷酷的目光骇住。

他抽紧下颚,从齿缝中迸出话来。「一直以来,本藩都很想问母妃一句话,问她是不是后悔生下本藩……」

沈筠筠的下巴被捏疼了。「千岁先听筠筠说……」

「本藩体内潜藏着那股想要杀人的欲望,妳能感受得到吗?」元镇眉眼之间酝酿的杀气,让她不住发抖。

好可怕!沈筠筠终于见识到肃王骇人的一面,但任务只准成功,不许失败,否则德妃娘娘也不会饶过她。

「其实千岁误会淑妃娘娘了……」她干涩地吐出话来。

元镇嗤笑一声。「妳说本藩误会她?」

「是,千岁。」沈筠筠先咽了口唾沫,才继续说下去。「筠筠在一年多前有幸跟着表姨母进宫,也得以见到淑妃娘娘,当时的她已经卧病在床,相当孤单,难得身旁有人可以说说话、解解闷……」

他凤目微凛。「她跟妳说了些什么?」

「淑妃娘娘说,当年将尚且年幼的千岁送到关中府就藩全是皇后的意思,皇后跟皇上说只要千岁离开京城,就能让灾祸远离,百姓的怒气才能平息,她用尽心机说服了皇上,尽管淑妃娘娘百般不愿,也无法违背皇上的旨意……」

见肃王脸色阴沈,沈筠筠更努力地挑拨离间。「这一切都是皇上和皇后的错,与淑妃娘娘无关,千岁误会她了。」

「母妃真的这么告诉过妳?」元镇望进她的眼底,试图看穿真伪。

沈筠筠唇角微抖,深怕被他识破。「这可是淑妃娘娘亲口告诉筠筠的,她还说她很思念千岁,就这么一面说一面哭,口中不断地叫着千岁。」

「够了!」明知对方说的话是德妃故意让她编出来的谎言,不能尽信,但他还是做不到无动于衷。

母妃在病榻中真的一直叫着他吗?又真的思念他吗?那母妃为何连一封信都不曾写过?如果真是迫于无奈,为何不事后在信中说明,求他谅解?为何这些年来都对他不闻不问?

见状,沈筠筠又再接再厉地煽风点火。「再怎么说,千岁也是皇上的亲生骨肉,怎能如此绝情呢?一定是皇后搞的鬼,才让千岁和淑妃娘娘提早分离……」

「不要再说了!」元镇抽紧下颚,不想再听下去。「妳今天就先回去歇着吧,明天再过来。」

「是,筠筠告退。」至少今天成功地挑拨了皇上、皇后和他之间的关系。

见她离开,元镇闭上眼皮,压抑着翻腾的情绪,不想被她的话所迷惑,但是只要扯上母妃,心情又忍不住被搅乱了。

这时,王小冬进门,小心翼翼地开口。「启禀千岁……」

「说!」

「千岁今晚要到后寝宫吗?」王小冬诚惶诚恐地问。

元镇原本想说好,只有见到王妃,他的心情才会平静,但他又想到两人连手演的这出戏还得继续下去,于是口气佯装冷淡。「是王妃让你来问的?」

「不是,当然不是,娘娘什么也没说,只是千岁已经好些天没去后寝宫了,所以小的才会……」其实大家真的不希望看到王妃失宠。

他口气断然。「不去!」

「是。」王小冬失望地退下了。

外头的李天保和周顺马上围过来。「千岁怎么说?」

「千岁还是不去后寝宫。」

三人同时叹气,李天保搔了搔头。「那位沈姑娘除了听说长得像过世的淑妃娘娘外加会弹古筝之外,有哪一点比得上娘娘?」

「说的一点都没错。」周顺也附和。

王小冬叹了好大一口气。「这事也不是咱们能管得了的,大家就看着办吧。」

子时将近,一道高大身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后寝宫,避开巡夜的士兵,最后推开正房,闪进屋内。

只见屋里点了两盏烛火,寝榻上的王妃睡得很安稳,而安置在一旁的小床上,躺在上头的肃王世子陡地睁开乌溜溜的大眼,当他认出走近的脸孔是谁,不禁挥动着小手,热情地招呼对方。

「臭小子,怎么醒了?」元镇只好将儿子抱起,想快点哄他睡着。

犼儿不小心把小拳头打在他的脸上,因为好几天没看到父王,有点兴奋。

「快睡!」他横眉竖目地低斥。

看着笑得眼儿瞇瞇的儿子,元镇蓦地有股想哭的冲动。从小到大,人人视他为灾星,个个都怕他,愿意对他笑的人少之又少,他真的不愿意见到连亲生骨肉都不敢亲近自己。

他头一次感到害怕,害怕连自己的儿女都畏惧他。

浅眠的赵晴被惊醒了,觑见床头有人,慌忙坐起身来,幸好在叫出声之前,就已经看清来人是谁。「原来是千岁,吓了我一跳……」

元镇冲着儿子横眉竖目。「你瞧,吵醒你母妃了!」

「嗒、嗒……」犼儿愉悦地回道。

他哼了哼,将儿子塞到赵晴怀中。「快哄这臭小子睡觉。」

「千岁怎么来了?」赵晴可没忘记自己正在「失宠」当中。

「当然是来看看妳和犼儿……」说着,他有些不满地抱怨。「为何本藩在自己的王府,还得要这么偷偷摸摸的?」

赵晴喷笑一声。「当然是为了骗过我娘和大哥,还有那位沈姑娘,让她以为你真的对她痴迷,把我这个王妃打入冷宫。」

「她还当真以为会弹个古筝,就能和母妃相比,本藩就会对她意乱情迷了……」元镇在床沿坐下,语带嘲讽。「若因为她长得像母妃而对她有了非分之想,本藩可比畜牲还不如,不管德妃是狗急跳墙,还是当真以为了解本藩,才会想出这种可笑的法子,这回可真是打错如意算盘了。」

赵晴偎向他的肩膀。「就算她长得不像母妃,千岁也不会对她动心?」

「比她美艳又有手腕的女人多得是,本藩连看都不会看一眼……」他口气一顿,低头看着赵晴,坏坏一笑。「吃醋了?」

「有一点。」赵晴坦承地说。

元镇将她揽进怀中。「妳永远是本藩的王妃,无人可以取代,要不是为了套出德妃的计划,本藩早就一剑杀了她。」

「千万不要!」她一脸焦急。「就算她是德妃娘娘派来的,也不要再造杀孽,我知道千岁不爱听这些话,可就当是为了犼儿着想,不要让他将来也跟着学。」

他俊脸沈了沈,不过没有开口反驳,也没有要赵晴别管。

「还有我娘和大哥,希望千岁能饶他们一命。」这么做不是为了救赵家母子的性命,而是为了所爱的男人,她不希望再见到他的双手又沾满鲜血。

「妳从他们口中探听到什么?」元镇寒声问。

赵晴把已经哄睡的儿子放到小床上,坐回寝榻之后,才抓住他的手掌。「千岁保证不会气到立刻跑去杀了他们?」

「王妃……」他不喜欢有人跟自己讨价还价。

她语气哀求。「千岁,他们到底是我的至亲……」就算赵家母子真的该死,也不应该死在肃王手中,就让他们自取灭亡好了。

「……好,本藩答应不杀他们!」元镇终究还是让步了。

「多谢千岁。」她马上笑逐颜开。

元镇翻身将她压在寝榻上。「下不为例……」

「是。」赵晴喜孜孜地回道。

他低下头,吻住好几天都不曾碰触过的红唇,舌与舌交缠、吸吮,直到彼此的体热升高,欲望勃发,他再也按捺不住,开始拉扯她身上的衣物。

赵晴及时想到小床上的儿子。「犼儿也在这儿……放轻一些……」

「他已经睡着了……」元镇撇了撇唇,动作不但没有收敛,反而还故意带点粗暴,让她也跟着亢奋起来。

她边娇喘边拱臀。「千岁……」

待肉体终于结合,两人都发出满足的呻吟。

接下来的律动、撞击,让寝榻也不禁发出摇晃的声响,直到欲望得到餍足,才终于归于平静。

「……妳娘和大哥究竟说了些什么?不对!应该问德妃打算做什么?」等到有力气说话了,元镇才嗄哑地问。

赵晴犹豫了下,才将内衫往身上一披,坐起身来,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德妃娘娘的目的就是故意煽动千岁,再来个借刀杀人,把所有的错都推到千岁身上,最后坐收渔翁之利。」

元镇一愣,接着放声大笑,笑到眼角都湿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小声一点,别吵醒犼儿……」她赶忙制止,见元镇收敛笑声,这才问道。「千岁究竟在笑些什么?」

于是,元镇将沈筠筠那番说辞告诉赵晴。「……果然全是捏造的,真的差点就上当了,想想也是,母妃又怎会思念本藩呢?」

「这是两回事,不能混为一谈。」赵晴不希望因为德妃娘娘的阴谋,又让肃王对淑妃娘娘的误解加深。「我可以保证淑妃娘娘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成为一缕幽魂,都还在思念着你。」

「别说了!」他不想听这些安慰的话语,旋即讽笑。「对方之所以找上本藩,无非就是有利用的价值,只是没想到德妃居然打算弒君……」

他是灾星降世,就算害死当今皇上,让朝廷因此动荡不安,也不足为奇,所以德妃才会把脑筋动到自己身上来,只可惜德妃的聪明用错地方了。

赵晴也不免忧心忡忡。「这事该怎么办?」

「德妃实在太小看当今皇后,皇后虽然生了一个不长进又好色的嫡长子,但她可不是吃素的,德妃深居后宫这么多年,居然没有看透对手的能耐,当真认为一切都会照自己所想的进行?」看来德妃想让自己的儿子当上皇帝,自己则可以成为皇太后,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

「父皇的事暂且不必担心,后宫还有个章贵妃在,就算要下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元镇连哼几声,表达内心的嘲弄。

赵晴放下心中的大石,要是皇帝真的被人害死,可是会天下大乱。

「接下来妳就好好盯着妳娘和妳大哥,本藩虽然饶他们不死,但他们若是得寸进尺,就别怪本藩不给妳面子了。」他警告道。

「是。」赵晴垂眸回道。

元镇见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以为她是在担心母亲和大哥,毕竟她夹在中间也很为难。「别忘了妳是肃王妃,是儿的母妃,只能选择一边。」

「我选择跟千岁站在一起,就不会后悔,只不过还是由衷希望赵家不要蹚这个浑水,可惜劝也没用,他们的心已经被贪婪给蒙蔽了。」赵晴摇头叹气,有些人就是喜欢作死。

「不管德妃答应事成之后给予什么报酬,最后都会落得一场空……」他沈吟了下。「虽然本藩八岁就离京,不过还记得她是如何陷害其他嫔妃,等到如愿被册封为德妃,听说那些曾帮过她的婕妤、才人、宫女和太监,最后全都一个个死于非命。」

赵晴听得张口结舌,没想到后宫真的就像小说里头写的那么黑暗、邪恶。

「……父皇似乎也看出一些端倪,所以并不特别宠幸德妃。」元镇心想换做是自己,就算没有将对方赐死,也早就把她打入冷宫,或送她出家为尼。

赵晴咋舌。「没想到她这么狠毒。」

元镇轻捏了下她的脸颊,这才下床穿衣。「至于那个姓沈的女人,本藩还看不上眼,妳别再吃醋了。」

「是。」那么其他女人呢?赵晴很想这么问。

他又撇了撇嘴角。「本藩为何还得偷偷摸摸地离开?」

「就请千岁暂时忍耐。」她失笑回道。

「好了,不用送了。」说完,元镇又无声无息地消失在门外。

赵晴听到门关上,叹了口气,只求一切顺利,不要又节外生枝了。

就在她打算钻回被窝里去时,冷不防的,门扉响起喀啦喀啦的声响,她以为有人敲门,又坐起身来,可等了半天,都没有人出声。

她不禁猜想该不会又有阿飘要来陈情,张口欲言,不过马上又闭上了,因为犼儿也在身边,她可不敢随便开口邀请它们进来。

过了片刻又安静下来了。

说不定是风声……赵晴不再多想,很快地便睡着了。

★★★

又过了七、八天,还是没有半点进展,沈筠筠心想该不会挑拨离间计失效,开始有些着急,虽然德妃娘娘给了她三个月的时间,但见肃王对她若即若离、忽冷忽热,性情又难以捉摸,实在很不安。

赵宜人得知她回到廊房,连忙敲门进来,忍不住搓了搓冻僵的双手。「听说关中府甚少下雪,还以为不会这么冷……肃王还是没留妳下来侍寝?」

她摇了摇头。「肃王每回找我去前寝宫,就是要我弹古筝给他听,有时看起来心情好,但是才一眨眼就翻脸了。」

「也真亏我那个丫头受得了,还能活到今天……妳再不多加把劲,怎么跟德妃娘娘交代?」赵宜人不得不提醒。

「我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可是该煽动、该挑拨的话全都说了,明明肃王看来已经相信我的话,脸色总是不大好,但又没有气到立刻直奔进京,真不知接下来还能从何处下手……」沈筠筠没想到对付肃王比想象中的还要棘手。「对了!或许我可以去请教娘娘,她嫁来也快三年了,应该也是最了解肃王的人,说不定知晓肃王的弱点,妳快带我过去见她。」

「虽然天色已经暗了,不过她应该没这么早歇息才对,咱们快走吧。」于是赵宜人便和她一起出门,前往求见。

当她们走过成排的廊房,快要走到王妃居住的正房时,沈筠筠突然打了个冷颤,整个背脊一片凉飕飕。

见她停下脚步往后看,赵宜人困惑地问:「怎么了?」

「没什么。」沈筠筠心想身后并没有人,一定是自己多心了。

两人来到正房前,请在外头看守的婢女进去跟王妃通报一声,说她们有事求见。

婢女见是王妃的母亲,便入内通报。

此时赵晴正转动着手摇鼓,而儿则不停发出格格的笑声,努力挥动小手,想要拿走母妃手上的玩具。

听到赵宜人和沈筠筠求见,她不禁怔了下,虽不知对方的来意,但她也不便拒绝,只好看着办了。「请她们进来吧!」

「是。」婢女走到门外。「娘娘有请!」

赵宜人领着沈筠筠进门,看到女儿正在逗外孙玩,母子似乎相处得很融洽,心想还是该找个机会说一说,等到德妃娘娘的计划成功,肃王一死,他这个世子也不会让他活下去,还是别放太深的感情才好。

她们才刚进来,赵晴倏地感觉颈背的寒毛竖起,屋内的气温也下降了,不禁有些敏感地察看四周。

就连金香也本能地搓了搓手臂。「怎么突然变得好冷?」

「快把门关上!」银屏朝外头的婢女吆喝。

可门关上之后,屋里还是很冷。

沈筠筠来到赵晴跟前见礼。「筠筠见过娘娘。」

「筠筠表妹不用多、多……」她瞪着面前的沈筠筠……不!应该说是瞪着紧贴在沈筠筠背后的女飘,它的脸部正好被挡住了,只看到长长的黑发以及白色的衣裙。

她并没有开口邀请阿飘,它是怎么进来的?

对了!赵晴想起刚才自己确实说了「请她们进来」这句话,所以它才会跟着赵宜人和沈筠筠踏进门,看来这句通关密语也不大保险。

「娘娘?」沈筠筠见她两眼瞪着自己,好像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不由得出声询问。「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赵晴还是瞪着紧贴在她身后的女飘,试图看清对方的五官。「妳……现在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除了背后很冷之外,其他都很好。」她不解地回道。

就连赵宜人也觉得女儿的反应怪怪的。「她看起来像是生病了吗?」

「不是……」赵晴也不知该怎么说。

她没有发现坐在自己大腿上的犼儿,同样也瞪大圆滚滚的眼睛,盯着沈筠筠背后的女飘,彷佛也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就在这时,原本紧贴在沈筠筠身后的女飘晃动了几下,接着缓缓地移动,终于可以看清它的脸孔。

「喝!」赵晴倒抽了一口凉气。

因为它长得跟自己……不!应该说长得跟她现在这具身体的脸孔一模一样,分明就是另一个「赵晴」,也就是原本的那位肃王妃,而对方此刻正用着怨恨毒辣的目光怒视着自己,赵晴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站在赵晴身边的银屏见她脸色不对,连忙关心道:「娘娘怎么了?」

「娘娘!」金香也叫道。

赵宜人赶紧上前,探了探女儿的额头。「到底怎么了?」

「我……」才吐出一个字,赵晴就见另一位「赵晴」伸长两条手臂,作势要扑向自己,她一想到万一这具身体被对方抢了过去,她便再也接近不了所爱的男人,也不能看着犼儿长大成人,心都要碎了。

「快把身体还给我!」它发出刺耳的尖叫。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犼儿冷不防地张开小嘴,发出以出生才几个月的婴孩来说,堪称得上是惊天动地的叫声。

「啊——啊——」不准伤害母妃!她才是我的母妃!滚出去!

「赵晴」真是后悔没有早一点除掉这个孽畜,让他得以出生到这个世上,它恼恨地瞪了犼儿一眼,就被震出门外。

可惜如今已经投胎为人,又还是弱小的婴孩,犼儿无法将它直接打下十八层地狱,只能勉强伤其三魂七魄。

赵晴见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满眼惊奇,没想到儿子的叫声居然可以打退化为恶鬼的阿飘,真是太神了。

「这是怎么回事?」赵宜人放下捂住耳朵的手。

「咦?真是奇怪……」金香想到方才还直打哆嗦,才一会儿工夫,四周又暖和起来。「好像突然又没那么冷了。」

银屏觉得诡异。「是啊,我也这么觉得。」

「真的好多了……」连沈筠筠也这么说。

直到这一刻,赵晴全身的肌肉才完全放松下来,而犼儿也不再大叫,只是小手依然紧抓着母妃不放。

「咱们世子的叫声可真是惊人。」赵宜人干笑。

赵晴拍哄着儿子。「犼儿乖……」

「呜、呜……」犼儿直往她怀里钻,生怕她不见似的。

「娘,筠筠表妹,犼儿大概是想睡了,有什么话等明天再说吧。」赵晴已经没有心思再去应付她们。

赵宜人和沈筠筠对看一眼。「好吧,也只有这样了。」

待她们离开之后,面对银屏和金香的关切,赵晴只好半真半假地道:「因为刚才有那种东西跟着她们进来,我才会吓了一跳。」

这下可让两个婢女脸色发白,又开始疑神疑鬼。

「又出现了吗?」

「不是已经超渡过了?」

赵晴吶吶地说:「大概是从王府外头进来的……妳们可别说出去,免得吓到赵宜人她们,也会怀疑我的身分。」

两个婢女自然答应了。

「我来哄犼儿睡觉,妳们去忙妳们的。」赵晴需要好好想一想。

「是。」银屏和金香这才退下。

赵晴低头看着儿子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犼儿真是太厉害了,刚才叫那么大声,是想要保护母妃对不对?难不成……你也看得到?」

「咿……呀……」儿一脸天真地看着她。

「应该只是碰巧,不过犼儿真的救了母妃一命……」说着,她不禁低头亲了亲儿子那张Q弹膨皮的脸蛋,语带哽咽。「要是它又出现,那该怎么办?会不会硬逼着母妃把身体还给它?我不要……我绝对不要离开你们父子,谁也不能把我赶走……我真的不想走……」

犼儿摸着她的脸,像是在安慰她别哭。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短篇 玄幻女强 重生种田
短篇
短篇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短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短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玄幻女强
玄幻女强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玄幻女强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玄幻女强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重生种田
重生种田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重生种田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重生种田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联系QQ:2841682202@qq.com